当前位置 : 首页 -> 建议提案办理    
关于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 第1552号(政治法律类164号)提案的答复
发布时间:2017-12-25 10:50:11 收藏 点赞

您提出的关于进一步完善法官员额制的提案收悉,现答复如下:


法官员额制改革是按照司法规律配置司法人力资源、实现法官专业化、职业化的重要制度,是实行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的基础,也是完善司法责任制的基石,在本轮司法体制改革中居于基础性地位。按照中央统一部署,自2014年起,全国法院分批次开展包括法官员额制改革在内的综合改革试点工作。2017年6月底,随着最高人民法院完成员额法官选任工作,全国法院员额法官选任工作已经全面完成,共遴选产生12万余名员额法官,初步实现了将优秀审判人才配置到一线办案的改革目的。您就员额制改革提出的建议均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其中有些建议与我们的工作思路是相契合的,对于推动法官员额制改革落地见效具有参考价值。


一、关于完善保障员额制正常运行的配套机制。正如您在提案所言,员额制改革要真正实现预期改革效果,需要在法官选任、业绩考核、员额分配及动态管理等方面建立完善的配套机制。因此,在推进员额制改革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和地方各级法院高度重视员额制改革的配套机制建设,确保此项改革落地见效。一是严格入额法官选任的条件和程序,突出实绩导向,不搞论资排辈、平衡照顾。院庭长入额不搞特殊化,除院长外,均要求按照统一标准、程序参加遴选。入额程序公开透明,做到标准公开、过程公开、结果公开,全程接受干警监督、接受社会监督,并由法官遴选委员会对法官人选进行专业把关,确保结果公认,让人信服。二是员额比例分配不搞“一刀切”。各高级法院在坚持“以案定额”的基础上,综合考虑不同审级、不同地区法院案件的类型和数量、人员配置以及辖区内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人口数量、辖区面积等因素,实行法官员额省内统一调配,注重向基层倾斜、向一线倾斜、向办案任务重的地区倾斜。三是在员额岗位配备上,坚持将员额配备在审判一线岗位,综合行政岗位一律不配备员额。综合行政岗位人员入额后,交流到审判一线岗位工作,并辞去原有行政职务。四是完善法官业绩考评、奖惩和退出机制,将法官审判业绩直接与奖金分配、等级晋升、员额退出等挂钩,坚持量化考核和主观评价相结合的方式,切实将工作实绩作为考评主要依据和内容,不搞平均主义和“大锅饭”,体现司法职业特点,符合司法规律。对于达不到办案要求或作风不过硬、廉洁有问题的员额法官,及时按程序退出员额。五是建立法官惩戒制度,对法官违反审判职责的行为进行惩戒。2016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建立法官检察官惩戒制度的意见(试行)》,明确规定由省一级法官惩戒委员会负责对法官是否承担司法责任提出建议,提高了惩戒决定的权威性。


二、关于同步推进法官员额制改革与司法辅助和司法行政人员管理制度改革。最高人民法院始终坚持将审判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人员的配套改革与法官员额制改革同步研究、同步推进。一是加强审判辅助人员配备。审判辅助人员能否配备到位,直接关系到法官员额制、司法责任制改革能否落地见效。2015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会同中央组织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了《关于招录人民法院法官助理、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助理的意见》,法官助理可由省级有关部门统一组织进行单独招录,根据实际情况灵活掌握开考比例,并针对艰苦边远地区实行政策倾斜,建立了政法专业毕业生就业流向与司法机关用人需求的有效衔接机制,进一步畅通政法专业毕业生进入人民法院的渠道。二是积极拓宽审判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人员职业发展空间。2016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配合中组部等部门印发了《法官助理、检察官助理和书记员职务序列改革试点方案》,明确编制内法官助理、书记员原则上按照综合管理类公务员管理,根据工作性质和管理需要设置职务名称,单独核定职数,适当提高工资待遇,并向中基层法院予以政策倾斜,为进一步拓宽法官助理、书记员职业发展空间创造了条件。目前,各地法院正抓紧进行法官助理、书记员职务套改工作。同时,最高人民法院积极协调中央组织部,将审判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纳入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实施范围,进一步提高他们的职级晋升空间。三是着力提高审判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人员的工资待遇。2015年12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出台《法官、检察官工资制度改革试点方案》,明确法官、检察官、司法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工资水平分别高于当地其他公务员的相关政策。为推动试点方案的落实,2016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配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研究制定《法官、检察官和司法辅助人员工资制度改革试点实施办法》,进一步明确了员额法官及司法辅助人员的工资标准、工资套改及正常晋升办法。为统筹提高司法行政人员的工资水平,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年印发的《法官、审判辅助人员绩效考核及奖金分配指导意见》中明确要求,各地法院要按照“三类人员、两种待遇”的要求,参照审判辅助人员增资水平和增资方式,一并发放司法行政人员的绩效考核奖金。截至今年6月,全国67.3%的法院已基本落实工资改革,审判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人员的收入均有一定增长。目前,尚未落实的法院正积极协调同级人社、财政部门,尽快足额兑现各类人员的工资待遇。四是完善聘用制书记员管理制度。针对聘用制书记员队伍存在的管理不规范、职业发展空间有限、工资待遇保障水平低等问题,2017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财政部、人社部印发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聘用制书记员管理制度改革方案(试行)》。《改革方案》对聘用制书记员的资格条件、使用方式、等级管理、招录模式、配备数量以及薪酬标准均提出了明确要求。目前,各地高院正根据改革方案,会同人社、财政等部门,研究制定本省聘用制书记员的具体管理办法。


三、关于科学设定员额法官选任标准。员额制改革的目的就是要把优秀的审判人才选拔出来,安排到一线办案,从而提高审判质效。各级法院均严格入额法官选任的条件和程序,突出实绩导向,并且入额遴选向包括助理审判员在内的所有符合条件人员敞开大门。按照竞争择优原则,让审判业绩突出、业务水平过硬、审判经验相对丰富、能够独立办理疑难复杂案件的年轻法官进入员额法官队伍。例如,最高人民法院首批入额法官中助理审判员有98人,占到入额法官总数的26.7%。为确保入额法官的业务素质和能力水平,最高人民法院和各省(区、市)均成立了由组织人事部门代表、社会代表、专家代表、法官检察官代表组成的法官遴选委员会,从专业角度对入额人选进行审核评议。法官遴选委员会负责从专业角度提出法官建议人选后,还需要所在法院组织人事、纪检监察等部门在政治素质、廉洁自律等方面进行考察审核,各级法院党组按照审批权限作出决定,再由同级人大依照法律程序任免。


四、关于畅通员额法官晋升机制、建立相应的退出机制。为从源头上解决法官,特别是基层法院办案一线法官职业发展空间有限,职业尊荣感不强的问题。根据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明确提出的建立有别于其他公务员的法官单独职务序列制度的改革部署,2015年10月,中央组织部、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印发了《法官、检察官单独职务序列改革试点方案》(中组发〔2015〕19号),从法官职业特点和司法规律出发,将法官等级与行政职级脱钩,按法官等级进行管理,实行按期晋升、择优选升和特别选升相结合的晋升制度,建立起了有别于其他公务员的法官管理制度。改革后,中级、基层法院法官职务比例将大幅提升,晋升年限也将相应缩短,政治待遇、工资待遇都将得到提升。截至今年6月,全国23个省份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完成首批入额法官单独职务序列等级确定工作,9.5万余名法官按照单独职务序列等级进行管理。为推动形成“能进能出”“能者上,不胜任者让”的正确导向和良好氛围,目前,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积极探索建立完善员额退出机制,对能力素质、廉政作风等不适应岗位要求的,及时退出法官员额。


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司法体制改革重要指示精神,贯彻落实近期召开的全国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精神,严格按照中央关于法官员额制改革的政策要求,推动建立健全科学规范、运转协调、有进有出的常态化员额法官遴选机制,充分发挥法官遴选委员会的专业把关作用,切实保障法官办案主体地位,加强法官职业保障,落实院庭长办案要求,探索审判监督管理新模式,加大改革督察力度,切实完善配套措施,坚定不移推进法官员额制等司法体制改革政策落地见效。


感谢您对人民法院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2017年8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