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建议提案办理    
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 第0102号(政治法律类017号)提案的答复
发布时间:2017-12-25 10:37:20 收藏 点赞

您提出的关于有序推进法官检察官员额制改革的提案收悉,现答复如下:


法官员额制改革是按照司法规律配置司法人力资源、实现法官专业化、职业化的重要制度,是实行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的基础,也是完善司法责任制的基石,在本轮司法体制改革中居于基础性地位。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自2014年起,全国法院分批次开展包括法官员额制改革在内的综合改革试点工作。2017年6月底,随着最高人民法院完成员额法官选任工作,全国法院员额法官选任工作已经全面完成,共遴选产生12万余名员额法官,基本实现了把最优秀的审判人才配置到一线办案的改革目的。您就员额制改革提出的四方面建议,具有比较强的针对性,其中有些建议与我们的工作思路是相契合的,对于推动法官员额制改革落地见效具有参考价值。


关于依法推进、发挥人大作用。设立法官遴选委员会是法官管理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对于确保法官专业素养和能力水平具有重要意义。根据中央要求,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和各省(区、市)均成立了由组织人事部门、经验丰富的法官、人大代表、律师、法学专家等人员组成的法官遴选委员会,专门负责对法官人选的业务素质和能力水平进行专业把关。法官遴选委员会从专业角度对入额候选人进行审核评议后,提出入额建议人选。但是,法官遴选委员会提出的入额建议人选,并不等于最终确定人选,还需要所在法院组织人事、纪检监察等部门在政治素质、廉洁自律等方面进行考察审核,各级法院党组按照审批权限作出决定。如需任命审判员的,由应提交各级人大常委会任命后才成为员额法官。因此,法官遴选委员会自身虽然具有中立性,但员额法官的选任工作事实上是在各级党委、人大的领导监督下进行的。实践中,为加强人大对法官选任工作的监督,各省级法官遴选委员会均有来自人大的代表,其中部分省级法官遴选委员会的主任是由省级人大的领导同志担任。


关于有序推进、保障制度公平。考虑到法官员额制改革的复杂性,各地法院在改革过程中均没有一次性将中央确定的员额比例用完,而是适当预留出一定的员额比例,以便根据实际运行情况再开展后续选任工作,同时还可以用来从专家学者和律师中遴选法官。从目前的员额法官选任情况来看,各地法院,严格按照中央要求条件和程序开展选任工作,确保公平、公开、公正。一是突出实绩导向,不搞论资排辈、平衡照顾,入额遴选向包括助理审判员在内的所有符合条件人员敞开大门,按照竞争择优原则,让审判业绩突出、业务水平过硬、审判经验相对丰富、能够独立办理疑难复杂案件的年轻法官进入员额法官队伍。例如,最高人民法院首批入额法官中助理审判员有98人,占到入额法官总数的26.7%。二是入额程序公开透明,做到标准公开、过程公开、结果公开,全程接受干警监督、接受社会监督,由法官遴选委员会对法官人选进行专业把关,确保结果公认,让人信服。三是院庭长入额不搞特殊化,除院长外,均要求按照统一标准、程序参加遴选。而且,明确要求院庭长入额后应当办理一定数量的案件,并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今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根据中央政法委有关院庭长办案数量的要求,制定下发了《关于加强各级人民法院院庭长办理案件工作的意见》,就院庭长的办案数量、建立保障院庭长办案的工作机制以及建立院庭长办案情况通报制度等进行了细化规定。四是注重政策解读和思想引导,把政策讲清讲透,让广大干警理解改革的意义,真心拥护支持改革,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始终,密切关注干警的思想动态,确保思想不乱、队伍不散、工作不断。总体来看,全国法院员额制改革是平稳有序的。


关于科学推进、实现改革初衷。各地法院在改革过程中坚持科学分配法官员额,合理确定员额法官岗位,完善法官业绩考评,确保通过员额制改革,实现优秀审判人才向办案一线集中,提高办案质效。一是确定法官员额比例不搞“一刀切”,各高级法院在坚持“以案定额”的基础上,综合考虑不同审级、不同地区法院案件类型和数量、人员配置以及辖区内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人口数量、辖区面积等因素,实行法官员额省内统一调配,注重向基层倾斜、向一线倾斜、向办案任务重的地区倾斜。二是在员额岗位配备上,坚持将员额配备在审判一线岗位,对于研究室、审管办等主要业务岗位,适当配备一定员额,综合行政岗位一律不配备员额,综合行政岗位人员入额后,交流到审判一线岗位工作,并辞去原有行政职务。三是同步完善法官业绩考评、奖惩和退出机制,将法官审判业绩直接与奖金分配、等级晋升、员额退出等挂钩,坚持量化考核和主观评价相结合的方式,切实将工作实绩作为考评主要依据和内容,不搞平均主义和“大锅饭”,体现司法职业特点,符合司法规律。对于达不到办案要求或作风不过硬、廉洁有问题的员额法官,及时按程序退出员额。四是建立法官惩戒制度,对法官违反审判职责的行为进行惩戒。2016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建立法官检察官惩戒制度的意见(试行)》,明确规定由省一级法官惩戒委员会负责对法官是否承担司法责任提出建议,提高了惩戒决定的权威性。目前,全国已有14个省(区、市)设立了法官惩戒委员会,明确惩戒委员会人员组成和工作章程。最高人民法院还将研究制定《法官惩戒工作办法》,进一步加强指导。


关于整体推进、确保改革成效。司法体制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改革试点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始终坚持重点突破与系统推进相结合,确保司法改革的整体效能。一是进一步加强法官职业保障。按照中央改革部署,积极推进法官单独职务序列及其工资制度改革,从源头上解决法官,特别是基层法院办案一线法官职业发展空间有限,职业尊荣感不强的问题。截至今年6月,全国23个省份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完成首批入额法官单独职务序列等级确定工作,9.5万余名法官按照单独职务序列等级进行管理,全国共有2356个法院基本落实或通过预发形式落实工资改革。改革后中级、基层法院法官职务比例将大幅提升,晋升年限也将相应缩短,法官政治待遇、工资待遇都将得到提升。二是进一步加强法官履职保障。2017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根据中办、国办印发的《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规定》,制定发布了《人民法院落实〈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规定〉实施办法》。2017年2月,中国法官协会法官权益保障委员会正式成立。目前,全国各地法院广泛设立法官权益保障委员会,充分履行维护法官基本权利、维护法官及其近亲属人身财产安全、提供救助和补偿等职能,切实维护法官人格尊严,提升法官尊荣感。三是妥善解决未入额法官待遇和分流问题。目前,在实践中,地方法院一般有这样几种安置渠道:一是转任为法官助理,继续在审判业务部门协助员额法官办案;二是转任司法行政人员,到法院综合部门工作;三是部分人员可以交流到其他党政部门;四是对一些年纪较大的法官,安排他们从事案件评查、诉前调解等工作。在开展未入额法官转岗过程中,我们努力做“增量改革”,不仅保留他们原有的法官资格,并且转入审判辅助人员序列后,原来享有的津补贴保留不变,未入额法官仍可以参加法官遴选进入员额,充分保护好他们的积极性。四是积极推动建立员额退出机制。法官入额,不是头衔和待遇,不能“一入了之”,不等于终身入额。目前,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积极探索完善员额退出机制,对能力素质、廉政作风等不适应岗位要求的,及时退出法官员额,推动形成“能进能出”“能者上,不胜任者让”的正确导向和良好氛围。


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司法体制改革重要指示精神,贯彻落实全国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部署和孟建柱同志重要讲话精神,严格按照中央关于法官员额制改革的政策要求,推动建立健全科学规范、运转协调、有进有出的常态化员额法官遴选机制,充分发挥法官遴选委员会的专业把关作用,切实保障法官办案主体地位,加强法官职业保障,落实院庭长办案要求,探索审判监督管理新模式,加大改革督察力度,切实完善配套措施,坚定不移推进法官员额制等司法体制改革政策落地见效。


感谢您对人民法院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2017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