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代表委员风采    
十九大党代表郭兴利的一天
发布时间:2017-12-11 15:42:51 收藏 点赞

魏巍剑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碧绿翠云廊,蜿蜒逶迤三百里。这是一片神奇的热土,润育了世界奇观,也润育了一位长期扎根基层、以自己满腔热忱、模范践行司法为民宗旨,被辖区百姓誉为“背篼法官”的郭兴利。

今年57岁的郭兴利,1991年9月从部队转业后来到四川省剑阁县人民法院开封人民法庭,这一驻守就是26年。

26年间,个人办结案件3300余件,无错案、无信访、无不良投诉、无不廉举报。

26年间,郭兴利先后荣获全国优秀法官、全国最美基层法官、CCTV年度十大法治人物、全国模范法官、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共产党员。今年,又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10月31日,笔者终于有机会与这位心目中久仰的楷模零距离接触。走近他、领悟他,感受他一天的工作,体验他在一天中面对的那些人、那些事。

■脚下的道路

前一天下午,在广元市给中院的青年干警做党的十九大精神宣讲,晚饭后到在广元打工的一位离婚案件当事人家中送副本,给他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做完这些,时间已经很晚了,人也感觉格外疲惫。郭兴利决定在广元住一宿,第二天再和我们回开封镇。

早上6时的时候,我们便搭乘郭兴利的警车赶往开封镇。

广元距离开封镇170多公里。30公里的高速路后,警车便一头扎进了剑门的大山里。

眼前的大山,高耸入云,一座连着一座,两边望去,就像一层层翻滚着的绿色波浪。

一路上,郭兴利告诉我们:开封法庭辖区有15个乡镇、156个自然村,16万人口,方圆面积有600多平方公里。开封法庭有3名干警,他和法官助理小冯、聘用法警小杨。

“早些年,法庭每年受理案件都在400件左右,可近10年来,受案数却逐年下降。去年,法庭一共才受理了136件案件。”郭兴利向我们做着介绍。

谈到法庭在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郭兴利说:“把法庭搬到案发地去,搬到老百姓的身边去,并有目的地组织群众旁听,这样就能做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老百姓的法治意识提高了,纠纷自然就会越来越少。”郭兴利还告诉我们,今天这么急着赶回去,是要到与开封镇毗邻的毛坝乡一个村子里审理一件案子。

一路上,在场镇十字路口,我们都能见到这样的巨幅广告牌:在剑门大山的深处,郭兴利背着背篼正奋力前行,旁边是两排文字:“我们多动腿,群众就能少跑路”。这些广告牌是广元市委、市政府多年前就竖起来的。

早就听说“背篼法官”这个称号,没想到“背篼法官”在当地如此深入人心,如此接地气。

不可避免谈到“背篼法官”的来历。起初,郭兴利只是谦逊地笑了笑,专心地开着他的车。实在拗不过我们的“软磨硬泡”,郭兴利只好向我们解释:“以前,条件差,没有车,也不通公路,我们就用背篼装着国徽和卷宗到村社去审理案件,时间久了,老百姓就送了我这个外号。”

郭兴利说:“拿我们脚下的这条路来说吧,以前只是一条乡间小路,长满了荆棘,我们背着背篼去审案也是常有的事,后来,道路拓宽了,垫上了泥土,我们便用自行车驮着国徽和卷宗去审案,再后来,变成了公路,铺上了水泥,我们便开着警车去审案。条件好了,背篼其实早就不用背了。”

“法庭每年的案件绝大部分都会到当地去审理,所以,这条道,每个月都得跑上几个来回。这路上,哪个地方该转弯、哪个地方有陡坡,甚至哪个地方有颗什么样的树,我都一清二楚,还别说,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了感情。”

巡回审判是艰辛的,二十多年间,老郭和他的同事常常天不亮就出门,摸着黑回家,两头不见天。有因为不熟悉路,“南辕北辙”的郁闷;有“老天爷”突降暴雨,人变成落汤鸡的狼狈;有被野狗围攻,孤独无助的惶恐;更有脚底磨泡,浑身散架,倒床便睡的疲惫。

二十多年间,老郭他们用背篼、用自行车、用警车将法庭搬到辖区的每一个村寨、每一个角落。辖区的百姓也给老郭取了个响当当的名字:“背篼法官”。

有人说,郭兴利是自找苦吃,可郭兴利却说“法官多动腿,群众就能少跑路;法官多用心,群众就能少烦心!”

用双腿丈量着偏远大山里的每一寸土地,无论在崎岖的山道上、陡峭的崖壁间,还是在低洼的河滩里,都留下了郭兴利和他的同事一步步坚实的脚印。而每一次脚步的移动辛苦自己却方便了山区的百姓,每一次脚步的移动劳碌了自己,却把法治的阳光雨露洒向了辖区的千家万户。

在偏远的大山里,在崎岖的山路上,郭兴利这一驻守、一转悠就是整整26年,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又该是何种的执著与坚守!

■手头的案件

警车在一处宽敞的农家院边上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上午9时。

先期到来的小冯、小杨已经在忙着开庭前的准备工作:挂国徽、扯横幅,搭审判台,搬桌椅板凳,调试音响……

这是郭兴利他们工作的一种常态。长年累月,法庭巡回在乡里办案,哪里方便当事人诉讼,哪里有利于群众参加旁听,他们就在哪里审案。农家院里、村委会甚至河滩上、树林里,国徽一挂,几张桌子一搭,甚至几块石头一垒,便开庭审案。

院子里已经围满了四面八方涌来的村民,他们都是专程过来旁听法庭审案的。

10时,郭兴利宣布开庭。

郭兴利宣布开庭后,从审判席上站起来,紧握右手,举过头顶,开始作他的庭前承诺:“我是本案件承办法官郭兴利,为了公平、公正审理好本案,我郑重承诺……”

多年来,郭兴利一直坚持庭前承诺,“之所以这么做,一来可以警示自己,别忘了头上的国徽和胸前的天平,二来可以打消当事人的顾虑,拉近他们与法官的距离。”郭兴利事后对我们说。

今天审理的是一起赡养纠纷:老庹养育了一对儿女,年轻的时候,老庹一直在外面做生意,也赚了些小钱。可老庹没有什么家庭观念,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吃香喝辣,对多病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一直未尽到扶助和抚养的义务。妻子因病去世后,老庹更是常年不回家,似乎已经忘了家里还有两个未成年孩子的存在。两个孩子靠东家一把米、西家一寸布长大,现在都在外面打工。如今,挣的钱花完了,年龄大了,又患上了严重的胃炎,老庹被迫回到了那个曾经被自己“遗忘”的家。

既没本事挣钱,又没有医药费来源,老庹于是向法庭起诉,要求儿女尽赡养义务。

庭审的焦点围绕儿女该不该尽赡养义务展开。儿女说,父亲没有尽到抚养义务,有啥权利要求我们赡养,老庹说,我给了你们生命,现在,我没本事了,赡养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旁听席的村民也是议论纷纷,有的摇头:光享受权利不尽义务,哪有这么安逸的事!也有人说:哎,毕竟血浓于水,亲情难割舍啊。

见大家意见有分歧,郭兴利于是从婚姻法抚养、赡养的规定,抚养、赡养的关系进行了通俗的讲解,又从扶老携幼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对双方进行了劝解。一席话说得原、被告都低下了头,旁听的村民也陷入了沉思。

分歧解决了,接下来该是赡养费给多少、怎么给。老庹说,吃饭、看病、零花,一个月少说也得1500元,儿女说:我们经济也不宽裕,再说,我们还得养孩子。

调解陷入了僵局,郭兴利干脆宣布休庭。

郭兴利和旁听席上的村、社干部、人民调解员、有威望的老人分头做原、被告的工作。几个回合下来,时间已经到了下午1时,双方终于达成了协议:儿女每个月各自付给父亲赡养费300元,产生的医疗费在农村合作医疗报销后不足部分由儿女分摊。

皆大欢喜的结局,协议达成后,儿女各自给了老庹200元,女儿拉着父亲的手:“爸,如果没有郭法官给我讲道理,我会恨你一辈子!”老庹满脸愧疚,早已老泪纵横。

郭兴利又把原、被告叫到一旁叮嘱了一番后,目送着儿女们搀着父亲离开。

看着他们的背影,老郭脸上洋溢着深深的欣慰和满满的成就感。

这么多年来,郭兴利的案件调撤率每年都在90%以上,去年更是超过了95%。更为难得的是,郭兴利办结的案件不仅没有一件申诉的、没有一件信访的,甚至没有一件申请执行的。

一直纠结于这组数据,今天,我们算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凭着爱心、公心、细心和耐心,把握好调解的时机和技巧,与当地干部、民间调解组织、有威望的老人形成互动,联手做工作,这样,就算当事人之间有天大的仇怨也会烟消云散,握手言欢。

在案件的每一处细节间融入真情,点滴中汇聚大家智慧,案结了事自然了、案结了事自然好。

■肩上的责任

在村主任家吃过午饭,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时。临行前,小冯要给村主任饭钱,村主任涨红着脸一再推托,小冯执意要给,村主任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郭兴利。

多年的交集,郭兴利和村主任已经成了朋友和知己。郭兴利示意小冯收回钱,因为他知道,山里人淳朴,重感情。吃顿便饭,还要收客人的钱,传出去是会被人笑话的。

在车上,郭兴利告诉我们,余下的时间还要做三件事,一是到开封镇上给镇、村社干部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二是到正兴乡龙虎村去看望一下自己结对帮扶的4户贫困村民,三是到龚店乡去慰问一下凃光富。

给镇、村社干部宣讲了党的十九大精神后,郭兴利开车在正兴乡场农资门市部买了4袋化肥,又去旁边的副食品店买了一箱牛奶和一盒饼干。

车开到龙虎村村委会院子里,郭兴利对村干部说:“这是给4户村民买的肥料,一户一袋。这两天都忙着种小春,我就不去打扰他们了,化肥存放在你这里,你通知他们有空的时候来取一下。”

从龙虎村到凃光富住的龚店乡有一段距离。一路上,郭兴利向我们介绍凃光富的情况:村民贾安成,一无资金、二无技术、三无资质,却在2008年10月承揽了一处地震灾后农房重建工程,凃光富在他承揽的工地里干活。施工过程中,垮下的墙砸断了凃光富的脊柱,鉴定为二级伤残。出事后,房主赔了一部分,贾安成也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为凃光富治疗,可对于后续治疗的费用和高额的护理费再也无力支付。案件起诉到法院,两家人闹得不可开交,甚至要死要活。

“后来,在法庭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这么些年来老贾也付清了全部的兑现款。”郭兴利对我们说。

可从我们后来了解的情况来看,这远不是事情的全部:协议达成后,为了让老贾有一定的执行能力,郭兴利到县上的项目办为老贾争取了养殖项目;又到社保局、民政局给老凃落实了低保和民政救济。之后的时间里,逢年过节郭兴利都会带上礼品去看望凃光富,给他买来康复方面的书籍和器械,鼓励他坚持锻炼,争取站起来。

院子里的凃光富坐在轮椅上晒着初冬的暖阳,看着我们的到来,脸上露出了满满的欣喜。

将礼品放进屋子里,郭兴利来到凃光富旁边,关切地询问着生活如何,康复得怎么样,还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凃光富都一一作了回答,从凃光富的言语中、眼神里,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对郭兴利的那份信赖和发自内心的感激。

离开凃光富家赶回开封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时,天快黑了。

普法、扶贫、帮扶残疾人……纳闷于郭兴利怎么什么事都做。

“老百姓才不分你是法官还是乡镇干部呢!他们有什么不懂的、遇到什么不平的,甚至农技上有什么不会的,都会向你求助。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法庭的法官更应当是一名基层干部,遇到问题,你得耐心听,并尽力去解决。”郭兴利解释道,“在我看来,这既是一种义务,更是一种责任。”

回到开封法庭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没有任何吩咐,小冯忙着制作上午案子的调解书,小杨则开始填写结案表,扫描电子文档。

“法庭一直有个规矩,今天的事必须今天完成。所以,这两个年轻人也养成了这个习惯。”对两个年轻人的表现,郭兴利感到很满意。

在他们忙着的时候,我们在法庭转了一圈,一间办公室的门口,挂着“郭兴利工作室”的牌子。

对于“工作室”的建立,我们之前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去年年初,广元市委、市政府在全市党员干部中开展“争当郭兴利式好党员、好干部”竞赛活动,并决定建立“郭兴利工作室”。目前,全市的法庭、司法所、派出所、社区已经建立了8个“工作室”,到明年年底的时候全市将建成52个“工作室”。

“工作室”的主要功能一是总结、推广一些好的、成功的群众工作方法,二是选派一些优秀的年轻干部到“工作室”锻炼,使“工作室”成为年轻干部成长的摇篮。

说到人才的培养,郭兴利似乎有些得意:在开封法庭工作了26年,前前后后有27名干警离开。他们中有的到其他法庭当了庭长、有的回了院机关,有的被遴选到了上级法院。他们都传承了开封法庭良好的传统,不管在哪个岗位上都是业务骨干。“靠着一代一代的传承,我们的事业就会越来越好!”郭兴利说,“对年轻人无私地传帮带,这同样是我的一份责任。”

郭兴利在他的办公室拟写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宣讲提纲。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一方面要把手头的案子尽快办结,另一方面按照市里的安排到机关、工厂、学校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把党的声音传达到辖区每一个百姓的心里,——这,更是一种责任!”郭兴利说。